您的位置:

首页  »  武侠玄幻  »  [狐仙]跃于纸上的心意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
[狐仙]跃于纸上的心意
’’滴...滴...滴...’我撑着伞走过滴着雨的小街,东瀛国城镇独特的景色因为连绵不断的毛毛细雨而蒙上一层雾灰在这个总人口不到四百的小镇,有近四分之一的魔物在此与人平静的生活着我胸口抱着準备好的原稿,小心翼翼地一边担心资料因雨受潮走着「今天说甚幺也得让她交稿!」我揉了揉因为淋雨而稍微受潮的头髮,此时大陆血统特有的金色捲髮,在湿气的影响下狂乱的翘起我勉强打起了精神赌上身为编辑的尊严,前往着我们刊物的人气作家的工作室’’魔 • MOON’’月刊,是由魔王城发迹,只流通于魔物之间的杂誌,原本是客群仅限于受过教育、具有较高智能的魔物之间但在于现任魔王的影响,魔物们与人类不断的”交流”之下,客群也越来越广泛即使被教团列为禁书,但仍有少部分流通于王国境内在几年前,身为一个地方报社编辑的我意外的获得了部分的拷贝本,里面的内容之丰富令我讶然先别提作家来自于大陆四处,从风土民情的介绍,到各地区特有的美食都鉅细靡遗的纪载无论是由’’斯库拉’’所主笔的恋爱讲座,甚至还有’’独角兽’’所写的情色小说(而且内容还不是一般的煽情!)内容的丰富性完全不是我们这种只能刊登地方新闻,与由教团提供的官方消息的乡下报社所能比拟的我毅然决然地离开了原本工作的地方,前往魔王城费尽了千辛万苦,好不容易成为了东瀛地区的负责编辑虽然离乡背井,但是能够来到与王国大陆截然不同的地方其实对我来说也是相当嚮往食物也没有想像中的难以接受,所以说这份工作对我来说也是相当惬意工作方面,我也只是负责两个人,正确来说应该是一人一妖但问题在于,其中一位,甚至是我们东瀛地区的台柱,已经拖稿两个多月了所以今天非得让她把稿子交出来我站在她工作室门前,那是一个位于巷弄中的木造平房,如果不说的话,应该也没人相信在这里住个一位魔物吧’’扣、扣’’我小心翼翼地敲了敲门「是我文森,九孤在吗?」 屋内没有人回应,但是耳朵敏锐的我确实听到了屋内有人匆忙移动的声音「九孤,今天是延迟之后又延迟之后再延迟的截稿日了,赶快把稿子交出来!」我再次敲了敲们ˊ,强硬的做出截稿宣言「........」但回应我的就只有沈默但里面的人似乎就是铁了心避不见面我试探性的拉了拉门,原本轻盈的木门如今像是钢铁般沈重,那家伙似乎是用魔力把门给封上了难不成是用了叫做”结界”的法术?既然如此,我也不必留情了我从怀里掏出一个笔记本,翻了翻内容,从里面的文章选了一段大声朗读起来「圣十字的伤痕 第六章,作者 月尾  ''当我抚摸过她的腰间时,她的身体抖动了下,我知道她已败倒在我迷人的笑容之下,这也难怪,毕竟没有女人能够抵挡我那....''」「住口呀!!!!!」里面传来非人般的哀号紧接着是乒乒乓乓的声响,甚至还有因为拌到东西而跌倒的声音,然后''磅''的一声,纸门被重重的甩开一个外表年约25岁,身材修长,有着如金缕丝般长发的女性气呼呼的站在那边头上的狐耳因为愤怒而耸立,而身后的九条尾巴也因为激动而不断地甩动着没错,她是名狐仙,在部分地区甚至被当作神明般崇拜的魔物无论是那不知是因为生气还是害臊而潮红的白皙脸蛋,还是那与金色长髮相应,相传能够勾引人灵魂的狐媚眼神即使是常常跟她相处的我也在一次因为她的美貌而震惊但如果要不是因为那头髮因为懒得整理而显得淩乱只是随便、甚至堪称粗乱的绑成马尾加上身上只穿着毫无女人味的运动服的话我应该会更震惊吧她一出现就将我原本拿在手上的笔记本夺下,然后用力的撕成纸屑,甚至还不屑的踩了踩,在门口的水洼上溅起小小的水花此时我才发现她身上只套着那件运动服,而那件运动服还是我给她的因为长度太长甚至能够遮到大腿根部,所以她似乎常常只穿着这件当作居家服洁白而丰腴的大腿就这样毫不遮掩的裸露出来「我不是说不要在提起我以前的文章了吗?!」她气呼呼地说「不这样的话妳根本不会出面吧」我叹了口气说,刚刚念的其实是她刚出道时期的作品故事的内容是年轻又带有悲剧色彩的主角四处旅游,对抗万恶的教团的故事,旅途过程中跟各种魔物相遇、相恋的故事她也因为这个故事受到年轻族群的喜爱而从新人作家一跃成为人气作家,但据她本人而言,那是个不愿提起的”黑历史”所以当那部作品完结之后,她变毅然决然地换了笔名从新开始我们就这样子对瞪了好一阵子而此时,原本毛毛细雨也渐渐的越下越大,最后变成了钦盆大雨此时他的态度才软化了下来,’啧’’了一声说道「进来吧,站在这边也不好说话」当我踏进屋内时「我说.....九孤呀,上次来不是才帮妳整理过的吗?」我环顾四周后叹了口气说道整个屋内淩乱只剩下极小部分能够当作起居空间杂乱的程度已经是难以形容,四周的随地摆放着各种参考资料与图鉴因为下雨的关係,室内充满了湿气,小角落似乎还长出了不知名的蘑菇出来只有工作桌附近还勉强称得上是整齐「生活久了就会乱了吗∼」她不耐烦的抓了抓头,从那推积如山的杂物当中抽出一张矮桌摆着示意要我坐下然后不知从哪倒了两杯茶出来,一杯递给我,而另外一杯她手拿着,走到矮桌的对面就这样粗暴地坐下外表就是个贤慧的女人,为啥行为举止越来越像个大叔一样呀?第一次见到她时,她穿着合身的和服,举止文雅的说「以后汝跟咱就是伙伴了,以后请多多指教」记得她是那幺说的「最近天气真差呀」当我真要开口时,她忽然抢先一步随口提起了天气「是呀,对了.....」当我想提起公事时「听说水月那家伙家里的猫妖终于露出真身了吗?也真亏她能够撑那幺久」「是呀,对了.....」水月是我另外一个负责的人类作家,当我想把话题转公事上时「你知道濡女子吗?听说最近街道上开始出现了呢....」「是呀,对了.....」 这家伙该不会....「那个.....那个.....窝在家里也是无聊不如出去走走吧」「下雨天是想走去哪呢?」「那.....来玩围棋?」她不知道从哪里抽出了一整套的棋具「原稿呢」我问「.........................」「果然是被我猜中了吧.....」我叹了一口气「请.....请在宽恕小的几天吧....」她一改刚刚的姿态,在地板上做出一个堪称标準的叩首姿势,连自傲的九条尾巴都服贴在地上「我记得已经宽恕过很多次了吧?」「没有灵感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呀......」她保持着一样的姿势一边嘀咕的唸着「而且''报酬''也很久没拿到了呀.....」「妳...再说些甚幺,不是说好交稿了才有的吗!!」听到这边我差点把嘴中的茶喷出来,不知觉得脸开始红了起来她所说的报酬,其实就是人类的精气说穿了就是做''那档事'',据说越高等的魔物,那方面的需求也会越高但似乎是个性使然,在这方面九孤她并没有像是其他魔物般强硬(从杂誌上看的)「可是,人家真的写不出东西来吗....而且人家说写作最重视的就是真实感...」她保持的跪拜的姿势立起上半身,往我这边看来,露出楚楚可怜的眼神,她将原本束起的马尾放掉,金黄色的长髮顺着肩膀如丝般滑落到胸前只是一个简单的动作,原本的邋遢风完全消失,现在她全身上下散发出娇滴滴的女人味无论是职业上还是种族上,她都是挑逗人的行家没错....她现在的职业是情色小说家,虽然名声没有像过去那幺响亮,但也称得上人气作家之一了事实上初次见面的那一晚她就有跟我求欢过,但当时被我拒绝了但渐渐地相处下来,她一次又一次的诱惑着我终于有一天我失守在那半脱的和服所裸露出来的洁白后颈上接下来的日子我还是常禁不住诱惑而”提供提材”其实我也是很期待能跟她一起.....但是基于工作上的立场必须把持住于是最后我和她的关係就演变成现在这样她原本就鬆垮的运动服现在的领口大开,从这个角度可以以览无疑藏在里面的丰满果实在手臂看似无意识的挤压之下露出了傲人的深沟,而樱红色的蒂首在里面随之晃动我回过神来,心想这是个陷阱!!「妳....妳说妳东西写不出来,那妳这段时间都在做啥?」「讨厌拉....」她娇羞地笑了一下,脸上像是红樱般红润「一个寂寞难耐的女子在想着她心上人时会做出甚幺事情....」她一边说道,一边慢慢地往我这边爬了过来「你该不会傻的不知道吧?」最后几个字甚至是贴在我的耳边说的「而你还居然要求她亲口说出来...」她的身体现在是整个贴在我身上我的耳边感受的从那樱桃小嘴所呼出来的气息,我的身体只感到一阵酥麻这是个陷阱呀!!!我的理智警铃发出狂响而那傲人的胸部就这样贴在我的胸膛上,挤压成淫秽的形状理...理智我跟她之间就只隔着两件衣服紧贴再一起她的腹部贴在我早已肿胀难耐的分身上隔着裤子不断的摩擦着,彷彿是等着给我的理智最后一枪般「我呀,这段时间都一边想像着你,一边用着我的手指抚慰着我那寂寞的’’蜜.穴’’呢」她贴在我的耳边说道,声音应像是糖蜜般甜美的流入我的耳朵里再见了,理智我粗暴地搂住她,将头埋在那双峰之中,恣意地闻着那带着淡淡牛奶香味的胸部,混着因为天气溼热而流出来的汗,彷彿是催情的香水般迷人「只.有这一次喔」我说而当她露出”计画成功”的表情「果然选择这套运动服是....痛!」我没让九孤把话说完,就一口咬住那裸露在外的鲜嫩蒂头我像是个小孩子般一边轻咬一边用力地吸允「等....等等拉,这样太....」我粗暴的将她的运动服扯下这个举动像是稍微吓到她般,她原本得意的神情僵住「要做虽然可以,但这次是得照我的意思来喔」我不怀好意地笑了下「等...等一下,我可没说....」「让我苦等了那幺久,还这样子设计勾引我」我说「对于不遵守规定的坏小孩,怎幺能够照她的的意思做呢?」过去都是她主动诱惑我,整个过程也都是由她主导的,但就这一次我说甚幺都得教训一下她「呀!至少别那幺粗暴....」我无视着她的请求,用双涨粗暴的揉捏着她的胸部,就看着她的表情一下恍惚,一下又痛苦的皱眉嘴巴也没閑着,不断地对着那红润的蒂头又吸又咬的「呀....阿......不...不行这样咬呀!!」我直到将原本白皙的胸部整个揉捏到变成桃子般的粉红色才罢手,而蒂头上也留下了一排排的齿痕「好....好过分」虽然她嘴上那幺说,但她的神情已整个恍惚了起来,下方的淫蜜也整个泛滥,她无意识地不断的扭动着腰,将我的衣服弄得黏呼呼的我退去我身上的衣物,将早已肿胀的分身露出「肉...肉棒....」看到我蓄势待发的分身,她也早就难以忍受慾望的想骑到我身上但我在即将插入的那一瞬间坏心眼的将她推开「咦...?」她露出疑惑的表情因为以往她都是用骑乘位做的,她说她喜欢她可以主导的体位,但今天不一样了我将她转过身去背对着我,让她摆出像是狗一样四脚着地的姿势「等....等一下!我们没用过...呀阿!!」我从背后插入她的蜜穴不知道是因为用了不常用的姿势,她的蜜穴比我印象中的还要紧实"啪、啪、啪、啪"我搂住她那九条尾巴,不给她逃跑的机会,我毫不情的猛力的抽插起来「讨....讨厌啦!!啊...嗯...」我用着全身的体重压制在她身上,让每一下抽差都顶到最深处淫秽肉体拍击的声音和着外面的雨声回蕩在屋内「这...呀!...好像动物一样....啊!」一开始她还能够抗议「嗯.....呀啊....呜.....」「喔...啊....喔」但在不断的抽插之下,她也只能够不断地发出般野兽的声响我专心地摆动着腰,将累积两个多月来的慾望一次解放开,享受着睽违已久的甜美肉体过去我会像细心品尝般缓慢的享受着她那蜜壶带给我的感觉而如今我粗暴地捣弄着蜜穴,像是大口吃着自己最喜欢的食物般恍惚中带着罪恶感「嗯...呜.....啊!!」渐渐的,我开始感觉到她的密穴像是波浪般一阵阵的紧缩起来「要...要去了吗?」我问「呜.....呼阿....呜.....」她已经完全没办法回答,只能狂乱的点头示意,让那如金缕般的秀髮在地上晃动「那....那就一起去吧!!!!!」当她的蜜穴紧缩到极限时,我也终于把持不住,让我白浊的精气发射在她体内的最深处「呀啊!!!!」在那瞬间她也达到了高潮,身体像痉挛般不断的抽蓄,手指在地上留下数道刮痕尾巴也不受控制的狂乱舞动着,就这样持续了好一阵子才停止下来「呼....呼.....」我就保持着这样的姿势趴在她的身上不断的喘息,享受着余韵我吻着她的肩头,缓缓地舔着她后颈上的汗滴屋内就只有窗外的雨声与我们俩的喘息声「没想到你也喜欢来硬的呢...」她扭动着身躯,让我的肉棒从她的蜜穴退出,霎时间我忽然感到阵空虚从原本背对着我,转向面对面的姿势她像是发现甚幺有趣的事物般一边看着我一手掩着嘴笑着「少...少啰说,还不是因为妳」从慾火中清醒的我有点不好意思的说,因为像是这样强硬的进攻我也是第一次此时我看到她那因为我刚刚施暴过后的双胸,仍然红肿未消,齿痕也依稀可见我忽然有股罪恶感涌上心头「没关係的,我也不讨厌这种玩法」像是察觉到我的想法,她温柔的摸着我的头「九孤......」「那幺....在一次?」她试探性的问道「不行!!」我则是断然拒绝,刚发射过的我现在拥有媲美贤者般的判断力,绝对不会再被迷惑的!「我说过只有这一次的,接下来妳还是得乖乖交稿才行!」「说到这个嘛....」她像是泥鳅般扭动身体,从旁边的杂物堆中,拖了一个纸箱子出来「您觉得这样子如何呢,编辑大人?」随手一掏,从里面拿出厚厚一叠原稿纸出来像是个邀功的小孩子般,俏皮地用那稿纸遮住窃笑而上面是已经校正好的草稿「妳....如果写好的话为何不早点拿出来」我吃惊得说难道一开始她就算计我了?她知道我会因为生气而转为主动?「偶尔尝试一些不同的也不错呀」她狐媚的笑了一笑「像是让对方累积两个月后粗暴地狠狠来一次之类之类的」果然我刚刚的举动都早就被他给预测到了「而且不只这些喔!」像是嫌用拿得太麻烦,她将箱子里面的东西一股脑地通通倒出来箱子里面装满着原稿,而且从量来说,早已足够应付半年以上的连载,甚至是足以直接单独出书的量甚至里面还有连我都没看过的新作品难不成过去这两个多月,她都在为了今天而準备?「等等...难不成我今天....」「这些就当作预付应该足够吧,包含过去积欠两个月的份,为了今天我也是憋了很久喔!」趁着我还没反应过来「接下来就换你一次付清所积欠的份吧!」她的身子奋力地往上一顶,一个反转,变成她骑在我身上「还是这个视野比较好」她贪婪的舔了舔嘴角,像是个掠食者般,换她从高处俯视着被压制的我她那九条尾巴不断的挥舞着,像是宣示着胜利般「等...等等,这样的话我会被榨乾的!!」而我则是感受到生命的危险,一那箱子里面的原稿量,那可不是开玩笑的「就请你乖乖地支付这些的奖、励吧」她笑了一下,露出饑渴的表情「请.....请宽恕小的吧,至少分几次....」听到我的要求,她只是笑了一下,笑容比花还艳丽「对于不想遵守规定的坏小孩,怎幺能够照他的的意思做呢?」(完)